伏桃原本是拒绝的,她是个有操守的剑灵,不想将她上一任出人的事随意出卖给一个小屁孩。

  所以当宁软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看时,她也能选择无视,实话实说,她讨厌小孩。

  也不知道风流澈怎么想的,竟然不会把她尘封中唤醒,如果就是为了给他带孩子,她宁愿回去继续沉眠。

  如果风流澈不威胁她的话。

  伏桃想,她没有感情,除了帮宁软软打杀之外,她是不会和她交心的。

  宁软软问了半天,只得到了蝉鸣的回应。

  “好吧,你不想告诉我也没事。”

  宁软软点点头,刚准备将剑收起来,脚步一晃,向前栽了个跟头。

  那是艳阳下的扶桑花,火红的衣裙,回眸一笑百媚生,眉眼英气又多情,几乎让人一眼就沦陷了进去。

  宁软软也想伏桃是不是在捉弄自己,因为她自己就很惊讶了。

  伏桃叫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才是怎么回事?”

  “不是你让我看的吗?”

  “不是!”

  伏桃现身:“我不想告诉你来着,你是用了什么邪术吗?我怎么控制不了我自己?!”

  宁软软皱着眉头思考了会,忽然瞥到了手腕上的惑心正发着浅淡的光芒,忽然明白了怎么回事。

  “不好意思呀,我最近在冲阶,灵气不太稳定,不小心用到了惑心。”

  “惑心?”

  “嗯,它好像能控制灵体,神识一类的东西,我还没有用习惯。”

  以前她戴着这个,都是用来当装饰的,单纯是因为漂亮,元衡确实说过,这惑心,有让人说实话,和操控灵体的作用,原来都是真的……

  宁软软想,如果是这样,那元衡所说的,等她强大之后,是不是连人也能操纵了?

  “你不能这样,拥有这样的能力太可怕了!”

  伏桃的话将宁软软吓地一惊,宁软软猛然回神,点点头:“你说的对。”

  似乎对宁软软用这东西控制她,伏桃不满意,她冲过去,想啄掉宁软软的手链,但是她还没靠近,就有股强大的力量将她打退。

  伏桃能感觉到神力的强大,立马缩回了剑中,不管宁软软说什么,她都不出来了。

  没多久,她便去了沈星移他们身边。

  “这就是你师傅送你的剑?”

  江驰看了两眼:“也不怎么样吗?除了好看点,感觉没有我的……”

  “额,没什么,很厉害,很好看。”

  江驰被他哥瞪了一眼,摸了摸头,他脸上的伤还没好,可不敢再乱说话了。

  江余和沈星移都能感觉到这剑上有股和宁软软相背的气息,不禁皱了皱眉:“软软,风长老现在就让你和这剑结契了?可是这剑的气息这么霸道,不会对你来说,太烈了点吗?”

  “没关系,我能驾驭她。”

  宁软软并不是说大话,自从结丹之后,她的神识在一点点地补全,而且在上次扶相大闹芍花峰之后,掌门有找过她。

  她的神识好像和前世的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不是她现在该有的。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她才能把这把天级灵剑的剑灵压下来。

  既然宁软软说没事,江余也相信她:“那就好,正好上次去地心剑域你没找到什么实战型的兵器,风长老现在送你这把剑,想必也是为了接下来的比试。”

  “嗯。”

  “所以说,风长老还是对你好的。”

  江余正想摸宁软软的头,被沈星移的目光无形中戳成了筛子,他悻悻地将手缩回来,又给江驰记了一笔账。

  毕竟如果不是他,他现在也没有必要在意沈星移的看法。

  他们有求于沈星移,当然得给他面子,让她顺心。

  宁软软坐在他们之间,看着台上又一个被打下来的师兄,叹了口气:“原本还以为可以赢得轻松点的,但是不比不知道,一比,三清宗里厉害的师兄师姐真是不少。”

  听了她的话,江驰点头,深有同感:“那个常师兄,真是让我小看了。”

  “你也知道你小看了他?”

  江余语重心长地跟他讲:“平时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迟早会死在这脾气上,你就不能像……像沈星移一样,稳重一点?”

  “让我省点心。”

  江驰没有反驳他,但他心里,总感觉他哥在拍沈星移马屁。

  沈星移没说话,他看着台上笑地十分灿烂的师姐说道:“我们没有办法组织别人修炼,努力,乃至得道成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也像他们那样,追上他们,让自己变强。”

  江余点点头,谁都想变强,可哪里是说的那么容易的,就比如江驰,若他赢不了谢谢,他就要被丢在三清宗了。

  似乎是意识到他哥在想什么,江驰嘀咕道:“哥,你们还没进前二十呢,万一像我一样输了,你可就要留下来陪我了。”

  “你这说的什么话?”

  “就是这样啊,你不是告诉我不能过分自傲吗?我看现在你这样,就挺自傲的。”

  接下来的时光,江余追着江驰打了一路,江驰要躲他哥,就少不了上跳下窜。

  他胳膊碰着了人,那人不是别的人,正是跟他在小树林里打架的原时修。

  薛长老也罚了他,没有芍花峰的医修姐姐给他治病,他从昨天起就没出现了,兴许是今天好了一点,出来看看。

  原时修被江驰一胳膊杵到鼻子上,江驰回头道歉,看见是他的时候,脸都青了。

  原时修站了一会,血从鼻子流了下来,四周热闹的气氛沉寂了下来,没多久,原时修爆发了。

  若果不是江余拦着,宁软软拖着,江驰还要和原时修打上一架,不过如果他们再打架的话,恐怕这次瑶光学宫的选拔,他们根本就不用参加了。

  届时,会是原时修留下来,和江驰当一辈子的好兄弟。

  想到那个场景,江驰一身恶寒。

  在场的还有傅玄,他已经过了能参加宗门内比的年纪,来只是凑凑热闹,看看这帮师弟师妹的风采的。

  没想到风采还没看到,就卷进了原时修和江驰的矛盾之间,原时修远远地指着傅玄的鼻子,说要去掌门那告他的状。

  “傅师兄,你帮我们,掌门不会罚你吧?”

  “不会。”

  傅玄自认为没做错什么,宗规规矩原本就不让同门弟子打架相残,掌门哪怕是知道了,也不会说他什么。

  只是,原时修那张脸,确实有些惨不忍睹了。

  傅玄有些惭愧,面对他的话,自己竟然也没有控制好情绪,忍不住打了原时修一拳。

  “只是你们,要是看不惯他,大可以邀他正经切磋,那时候他受的伤,也不算触犯宗规,你们……”

  “傅师兄,你这是在教我们怎么收拾原时修吗?”

  “嗯。”

  傅玄无意识地应了声,大惊:“不是,这都什么?我是要和你们说,同门之间要和睦相处,不要打打杀杀。”

  “奇怪,我怎么……”

  傅玄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地走开了,怎么今天有什么话都往外说,他平时不是这样的呀?

  沈星移看着宁软软的手腕上,露在外面的惑心隐隐散发着的光露出了深思。

  等到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今天台上的比试也进行得差不多了,宁软软要回凤鸣宫的时候,却被沈星移拉到了一边。

  “软软,你的手链。”

  宁软软看着依旧在发光的惑心,也忧愁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它好像不太听我的话了。”

  “从什么时候这样的?”

  “好像就是和伏桃结契之后,它总是亮着,沈哥哥,你说我该怎么让它暗下去呢?”

  沈星移犹豫了会,说:“还是找找卢长老,或者你师傅,他们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宁软软点点头。

  卢长老和她师傅是现在为数不多知道她有惑心的人,如果遇到问题,的确也只有找他们了。

  就在这时候,宁软软的手链又亮了,不仅如此,他们还看到了朦朦胧胧的一个身影。

  待灵光汇聚成人样,宁软软感觉浑身的灵力都被抽去,迷迷糊糊地晕倒了。

  失去意识以前,她看到了熟悉的面庞,忍不住地喊道:“元衡。”

  元衡?

  沈星移看着这个五官还没有凝实的雾相,心口忽然猛地一疼:“你叫元衡。”

  那身影抬起头,看向了他,他怀里抱着软软,将她小心翼翼地平放到了地上。

  沈星移看不清他的样貌,看不清他的神情,蓝色的光芒散去,沈星移看到他又重新回到了宁软软的手链中。

  没有什么时候,沈星移想毁了这手链。

  可是他还是按捺住自己,在宁软软的身边守到了她醒来。

  “沈哥哥?刚才……”

  宁软软揉了揉眼睛:“刚才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

  “没有人。”

  沈星移问她:“你是不是做梦了?”

  “做梦?”

  “嗯。”

  看着他笃定的神色,宁软软动摇了,点点头:“可能吧。”

  但是沈星移下一句话却是问她:“软软,在你的梦里,元衡,他和你是什么关系?”

  兴许沈星移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地吞咽了一声。

酷猴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m.kuhoubook.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酷猴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整个修真界都想偷走我,整个修真界都想偷走我最新章节,整个修真界都想偷走我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