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皇子府中。

  两个身形妖娆的女子堵在门前,遮遮掩掩地朝里头打量,一人道:“你说,这郡主是真打算在府里长住?”

  “呸,什么郡主?分明就是个不要面皮的贱人,那日当着殿下的面便脱衣裳,把我臊的抬不起头来,管她作甚?总之殿下说了,他一出门,就着人把她打昏了丢出去!”

  “不错,殿下的确这般交代了。”

  绿妩一招手,几个侍从迅速上前,奋力踢开了门,却见里间灯火通明,彩霓坐在妆台前,侍婢正替她梳着头发,她不耐烦地回过头来,呵斥道:“谁准你们进来的?滚出去!”

  绿妩和红潇对视一眼,媚笑道:“郡主说笑了,这儿可不是英国公府,殿下交代过了,不叫郡主在府上长住,您还是请吧。”

  彩霓连眼神都懒得给她:“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对本郡主吆五喝六?来啊,把她带下去!”

  “呵。”绿妩狞笑道:“妾身怎么说也是二殿下的爱妾,是伺候殿下的人,郡主合该客气些才是。”

  闻言,彩霓起了身,走到她跟前,抬手就是一个巴掌:“呸!”

  “郡主怎能如此放肆!”

  “本郡主打得就是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彩霓冷冷道:“殿下的侧妃才配叫妾,你是个什么东西?骨头没有二两重,也敢称殿下的爱妾?传出去,谁都保不了你!”

  绿妩被她唬得不敢动弹,红潇见状,立刻道:“同她废什么话?打昏了丢出去就是了,快!”

  “谁敢!”

  彩霓微微眯起眸子:“本郡主是英国公嫡女,上了天家玉碟的郡主,你们若是对本郡主不敬,那是杀头的罪过!”

  此言一出,几个侍从便愣住了,红潇咬牙道:“怕什么?殿下吩咐了,不准她在府里,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这……”

  彩霓冷笑一声,抬手便抓住了她的发髻:“你倒是伶牙俐齿,可惜,在本郡主眼里,你比蝼蚁还不如。”

  一面看向几人道:“现在退下,本郡主便不计较你们擅闯之罪,若是还不走,就等着掉脑袋吧!”

  几人对视一眼,匆匆跑出了门去,绿妩也一步步往后挪,彩霓却道:“站住!”

  “郡主……”

  绿妩僵着身子道:“您想做什么?”

  她不屑地道:“本郡主这里伺候的人不够,以后就由你二人来伺候。”

  还没过门,就摆出当家主母的款来了?

  红潇错着牙道:“郡主欺人太甚,等殿下回来,他定会……”

  下一瞬,彩霓便抽出一支钗来,抵在她面上:“你的脸生得不错,划破了怪可惜的。”

  红潇被她震住,再不敢出一言,彩霓这才松开了手,倨傲地扬起下巴:“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伺候?”

  “是……”

  阳止山前。

  淳于垣按着沈宽所说,一路寻至此处,还未入内,便见着几个士兵朝外行来,立刻躲到一旁,隐约还听见了几人的对话。

  “分明是躲进了此处,怎么不见人?”

  “兴许是冻死了,又被雪埋了罢,怕什么,总归是逃不出去的,过几天再来,说不准就能找到尸首了。”

  “可别是找到了那处……”

  一人打断了他:“胡说,那处极其隐蔽,怎么可能被他们寻到?快些回去复命吧。”

  一众人渐渐远去,淳于垣却蹙起了眉头,他们所说的“那处”难不成是指……

  还未来得及反应,却见几人朝他这处行来,他蹲下身子,躲在巨石以后,直到人离开,才重新进入山林。

  雪地上满是脚印,已经分辨不清,他循着小径往前走,最终来到一处山洞前,正待入内,却听身后传来女子的娇呵声:“你是何人?”

  淳于垣一顿,缓缓回过身,却见一个形容娇俏的女子立在树下,柳眉倒竖:“喂!谁准你进来的?”

  他不紧不慢地回道:“迷路了。”

  “迷路?”那女子微微眯起眸子,头上的步摇簌簌作响,盯了他半晌才道:“罢了,既然你迷路了,就跟我一起走吧。”

  淳于垣打量着她,此女衣着华贵,想来出身富贵,又无端出现在此处,便只有一种可能,她是西凉王室之人!

  “愣着做什么?”女子有些不耐烦,撇了撇嘴道:“你若是再磨蹭,等官兵回来,你便走不了了!”

  片刻以后,他微微点头道:“那便有劳姑娘了。”

  二人一前一后行着,女子像是有些无趣,有一搭没一搭跟他说着话:“你叫什么?”

  淳于垣毫不犹豫地道:“阿宽。”

  “这名字真难听。”女子蹙眉道:“你进山做什么?”

  “打猎。”

  “看不出来,你这小身板还能打猎。”

  堂堂东梧战神淳于垣点了点头:“不擅长,但也能抓到一些。”

  “唔。”那女子微微一笑,随后道:“我叫祈安。”

  淳于垣心头一跳,果然不错,西凉九公主李祈安!

  她似乎对眼前之人没认出她的身份很是满意:“你不认得我对吧?那也没什么,我会送你出去的。”

  “多谢。”

  行至一处石洞,她俏皮地转过身道:“喂,你知道我为什么来……”

  话音未落,上头便有了响动,巨大的石块从山头滑落,直直冲着她奔来,李祈安哪里见过这等阵势,一时之间被吓得动弹不得,紧紧闭上了眼睛……

  片刻以后,她颤颤巍巍睁眼,眼前却是一张少年蜡黄的面容,她猛然回头,发现那巨石堪堪停在她身侧,诧异地道:“你……阿宽,是你救了我?”

  “嗯。”淳于垣言简意赅:“为了报答你带我出去。”

  李祈安激动得话都说不利落:“那么大的石头,你居然……你会武功?”

  “嗯。”

  “那你教我吧!你若是肯教我,我便给你许多银子,还有宅子,总之你想要的都可以给你。”

  他看着眼前这个毫不设防的女子,突然想起了远在千里外的一人,神色莫测的笑了笑:“不好。”

  本书完。

酷猴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m.kuhoubook.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酷猴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报告王爷:王妃她又掉马了,报告王爷:王妃她又掉马了最新章节,报告王爷:王妃她又掉马了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