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断绝关系”这种话就是苏明强说出来的,但是现在听到苏染重复了,他还是觉得心里很气,骂道:“那怎么能一样?我那不过是生气,说说而已!你别给我扯开话题,你明明就是……”

  他吼的声音很大,即便是苏染把手机放在自己耳边,也根本没有开免提,但是陆之言也听得出他的语气有多恶劣。

  陆之言将菜装盘,温柔道:“小染,吃饭了。”

  还准备多骂一会儿的苏明强听到这个声音,骂声戛然而止,问道:“你那边有人?”

  苏染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想去帮忙拿碗筷,却被陆之言拦住了,只是抬了抬下巴,示意她去饭厅里坐等就行。

  苏染也不跟陆之言客气,过去坐下了。

  苏明强还在问:“是个男人?是陆之言?”

  “是啊。”苏染道,“怎么了?”

  苏明强语气缓和了很多,半点儿也听不出来怒气,甚至还带着点儿很勉强的笑意:“你说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之言跟你在一起?这不是……”

  “那你还有事吗?”苏染懒得听苏明强那些虚情假意的话,直接问道。

  苏明强摇头道:“没事,没事,我就是想问问你吃饭了没有……刚刚之言是叫你吃饭是吧?你快去吧,别让他等急了。”

  苏染连声音都没给一个,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手机扔到了一边。

  陆之言这时候也把菜全都端过来了,看苏染似乎有些不高兴,给苏染盛了一碗饭,道:“过几天我去找他。”

  那些陈年资料都是他让人放出来的,跟苏染没有关系,没有理由让苏染背锅。

  更不能让别人这么骂苏染,哪怕是苏染的亲生父亲也不行。

  苏染却摇摇头道:“不用了,你不是问过我吗?我也同意的,所以……算了。”

  可她心里到底也觉得不舒服,拿着筷子也不夹菜,问道:“你说怎么有这样的人?说要断绝关系的是他吧?现在卖乖讨好的也是他,怎么能那么……”

  怎么能那么不要脸?

  陆之言其实也知道,苏明强根本就没把苏染当成女儿。

  否则苏染在冉家那些年的日子,苏明强不会不管不问。

  “那种人,不用放在心上。”安慰了苏染两句,陆之言道,“我明天要出差,可能得去一个星期左右,你在安市好好的,要是有事就去找雨承或者秦攸,他们都会帮你。”

  江雨承和秦攸都是陆之言能信得过的人,只要苏染有什么事,他们一定会帮忙。

  苏染握住陆之言的手,“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那么担心我,放心吧,我没事……不过,李雪辰帮我说话是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这件事从发生开始,苏染就觉得很奇怪,她完全想不通。

  李雪辰怎么会帮她说话的?如果只是想给她一个机会,那大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再说了,她也不需要李雪辰让。

  如果竞争失败了,那是她自己的问题,苏染半点儿不会怨天尤人。

  所以李雪辰又是假受伤又是做人情的,她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别说苏染不明白,连陆之言都想不明白。

  甚至连谢娉婷都不清楚,还专门跑来问李雪辰。

  作为母亲,谢娉婷是完全支持自己的女儿和陆之言在一起的,在她看来,这个世界上也没有谁配跟她的女儿争。

  她原本以为,李雪辰会利用这次苏家内斗的事让苏染没有翻身之力,甚至连假消息都放出去了,可是没想到,李雪辰却突然改口了。

  李雪辰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微微摇晃着,对谢娉婷道:“妈,陆之言让人查过我。”

  谢娉婷微微一怔,“什么?”

  李雪辰轻笑道:“我当时也是您这样的反应。我没想到陆之言居然查我,不仅如此,他还拿到了我在医院的用药证明和真正的医疗证明。如果我不那么做的话,他很有可能会把那些东西公开,到时候我就完了。”

  当初因为她的脚受伤,错过了这个代言,很多粉丝都替她可惜,今天谢娉婷甚至都准备好了造势。

  而按照陆之言那么护短的性子,苏染要是吃了一点儿亏,陆之言一定会把那些东西全部公开。

  到时候证明所有事情其实都是她自导自演的,她就完了,哪怕是动摇不了她的根基,也会流失一部分粉丝,会败路人缘。

  苏氏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苏家的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却能在一夜之间就被吵得沸沸扬扬,要说这背后没有推手,她死也不会相信。

  谢娉婷听了李雪辰的分析,也暗自点头,轻声琢磨道:“这个陆之言……他还真狠。”

  “是啊。”李雪辰眼中流露出一抹欣赏之色,“如果不是这样的男人,你女儿怎么会看得上?”

  谢娉婷噗嗤一笑,轻轻拍了拍李雪辰的手背,赞同道:“不错,这样的男人征服起来才有成就感。雪辰,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妈妈都支持你。”

  李雪辰便立刻抱住了谢娉婷,她褪去了平日里镜头下女强人的那一面,显得十分娇柔乖巧,“谢谢妈妈。”

  ……

  陆之言出差,苏染本来想去送他的,陆之言也想她去送,但是考虑到苏染有工作,而且公众人物出现在人多的地方也不方便,便婉拒了。

  苏染只能不坚持,但还是给陆之言发了语音,嘱咐他下飞机以后一定要马上给自己打电话。

  刚放下手机,苏染就接到了楚香凝的电话,她有点紧张。

  前几天她才出了那么大的事,楚香凝会不会是打电话来数落她的?

  可不管怎么样,电话她也不能不接。

  于是,把手机翻了两转以后,苏染最终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问道:“伯母,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楚香凝问。

  这语气,一听就是不高兴了。

  可平时没事的时候,她确实不给自己打电话啊,苏染在心里嘟囔道。

  这样的嘟囔又不能说出来,苏染就只是觉得有点儿委屈。

  不过,她还来不及诉说她的委屈,就听楚香凝道:“确实有事,今天中午你有没有时间?”

  这是要见面的意思啊。

  苏染道:“我今天在片场,可能要下午才能收工。”

  “下午……”楚香凝有些犹豫了。

  她原本是想约中午的,不过既然苏染有工作的话,她也不好强硬地打乱苏染的工作进度,这对一个演员来说,影响不好。

  所以最终,楚香凝改了口:“那你晚上有安排吗?”

  苏染本来想约林书瑶晚上逛街的。

  不过如果是楚香凝要约她见面的话,她就得舍弃林书瑶了……

  “没有的,伯母,您……”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我还叫了两个朋友。”楚香凝道,“地址和包间号码我一会儿发到你的手机上,晚上七点,你如果不方便,我可以派车去接你。”

  “不用了,伯母,我自己过去就行了。”苏染赶紧道。

  她可不想麻烦楚香凝,反正她的车各种手续都已经办好了,现在可以上路了。

  楚香凝也没有别的话,“嗯”了一声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苏染把手机放下,感觉自己的后背都出了一层汗。

  尽管上次在商场里,她在楚香凝的面前表现得那么硬气,但是其实,她还是有点儿怕楚香凝的。

  尤其怕楚香凝反对自己和陆之言在一起。

  那样陆之言夹在中间,会很为难。

  林书瑶拿着苏染一会儿要换的衣服过来,看见她这副样子,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谁又说你了?我帮你去骂他们。”

  “不是,之言的妈妈让我晚上一起去吃饭,还说约了两个朋友。”苏染有点紧张。

  林书瑶却很兴奋,把衣服挂到旁边,道:“这不是挺好的吗?应该是要把你介绍给她的朋友认识。苏染,这可是她开始接受你的信号啊。她还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有。”苏染诚实道,“她应该是想约中午,但是听说我下午才能收工,就把时间改了,还说可以派车过来接我。”

  这怎么听都觉得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婆婆。

  林书瑶也是这么想的,甚至还对着苏染伸出了大拇指,“你看,我们家苏染这么厉害,才这么短的时间,就俘获了未来婆婆的心了!”

  苏染却扶额道:“哪有那么容易?我跟你说,之言他妈妈就是那种……很客气,你知道吗?她礼节都做得特别好,但就是不接受我和之言的关系,也不喜欢我,而且不加掩饰。”

  如果陆之言在面前,那为了不让陆之言不高兴,楚香凝倒是愿意演一演。

  可是等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林书瑶自己脑补了一下,大概也能体会到苏染的感觉了,摸着下巴道:“那确实有点儿麻烦啊……”

  如果对方是彻底不接受,半点儿面子都不给你留,那大可以把所有话摊开来讲,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可对方既不喜欢你却又很尊重你还拿捏得恰到好处,这其实是一个很尴尬的处境。

  就好像楚香凝这样,你如果时间不方便,那我可以改时间,你如果出行不方便,我可以给你派车,这似乎很尊重苏染,苏染要是叛逆一点儿,那就成了不懂事。

  可如果她完全不顾苏染的意见,说“我不管你有没有工作反正今天中午一起吃饭你赶紧给我过来”,那这怎么听都是对方不讲理,苏染就有足够的理由表达不满了。

  偏偏现在这样,弄得苏染一颗心十分忐忑。

酷猴小说手机阅读地址http://m.kuhoubook.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酷猴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成虐文女主后她HE了,穿成虐文女主后她HE了最新章节,穿成虐文女主后她HE了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